西班牙近2万医护人员感染新冠病毒 其中20%已痊愈


数百个像扎哈拉这样的西班牙小镇的经济命脉是由家族企业和自主经营企业支撑。因此,扎哈拉议会动用了应急基金,支付西班牙紧急状态期间当地企业的电费、水费和税费,以保障扎哈拉19家依赖旅游业的酒吧和餐馆不会倒闭。

48岁的拉斯康(Auxi Rascon)就是其中之一。她说,居民对配送服务的反馈非常好。“他们非常高兴,因为不需要出门,这让他们感到安全,有信心”。拉斯康也为小镇预防新冠病毒的迅速反应感到自豪。“他们在正确的时间采取了正确的措施,现在我们看到了好的结果,”她在电话中告诉CNN。

曾确认160种新型冠状病毒,预警计划专门防范全球性疫情

政府多次削减卫生预算,再次启动计划效果尚不可知

该项目的主要参与者,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萨克说,去年九月PREDICT团队资金枯竭,无法继续野外研究工作,而数十名科学家和研究员也因此被解散。“我们不能放弃这样大规模,具有主动预见性的流行病预警计划,这是至关重要的,”达萨克说,这项计划本该对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防范起到作用,而去年的削减行动,“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短见的做法”。

241名确诊医护人员中,包括25名医生、190名护士和26名其他人员。从感染路径来看,最多的是社区感染,达101例,尚无一例是在治疗确诊患者过程中感染。

至此,美国国际开发署在本周批准了紧急资金,又重启了该计划。然而,至于重启几乎是否对当前的疫情能起到任何缓和作用,洛杉矶时报指出,“尚不清楚”。该报道还援引达萨克说,能够认得清楚病毒,明确打击目标的做法“属于常识,而我们却都躲起来等着疫苗的出现,用这样的方法来抗击危险的病毒是不好的全球战略。”据CNN报道,3月14日以来新冠病毒在西班牙蔓延,西班牙南部的小镇扎哈拉(Zahara)主动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西班牙全国进入“警戒状态”当天,40岁的镇长圣地亚哥·加尔万(Santiago Galvan)决定封锁该镇的五个入口,只保留一个出入口。

扎哈拉唯一通道上的检查站由一名警察管理,通过检查站的车辆都需要消毒。两名男子穿着日常用于喷洒橄榄园的防护服,用混合消毒液为经过的车辆清洁消毒,这些车辆甚至必须通过一个消毒水池以确保对他们的轮胎进行消毒。

洛杉矶时报指出,特朗普在执政期间,领导政府多次做出削减全球卫生项目预算,降低全球卫生安全重要性评级等错误决策,甚至还提议削减对科学机构的资助,撤销国家安全委员会中重要的全球卫生职位等。今年初,美国立法者曾致信政府,要求其说明停止资助PREDICT的理由。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安格斯·金联合致信美国国际开发署写道,“郑重面对并预防冠状病毒和潜在的全球流行性疾病是非常重要的,这需要足够的资源,联邦政府与专家之间的配合协调。”

近1/4居民为老年人 附近城镇已有人感染